刚开荤的男生是不是时刻想着的

时间:2021-12-20

刚开荤的男生是不是时刻想着的

  丁愿商瞥了眼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的韩玺,开始慢条斯理地剥起橘子,懒懒地回复道:“我不认识他。”

  韩玺听到丁愿商说不认识他,眉头一竖,心想这家伙怎么翻脸不认人,直起身刚想要跳脚,结果身旁的女生又开口道:“那他怎么和你坐在一起?”
  对啊,那我怎么和你坐一起!你这家伙真可恶,居然不肯承认我们的关系!渣男!韩玺朝丁愿商不满地扬了扬下巴。

  丁愿商余光瞄到他这一幼稚举动,脸不红心不跳地直视着赵贤说:“可能是我这里空着的地方大吧,赵老师。”

  ?!赵老师???!韩玺悚然一惊,缓缓转过头看向赵贤,她一身青色侠女服装外表看着就跟底下普通高中女生差不多,没想到居然是他们班的老师?!

  “这位同学,你是哪个班的?你的头发是怎么回事?我瞧你很眼生的样子——”赵贤平静的面容下似又暗流涌动,直勾勾盯着韩玺。
  韩玺咽咽口水,扯了扯嘴角,强颜欢笑道:“老师好,我、我就随便走走……”

  话还没说完他迅速站起身,大步越过丁愿商脚边,起身时还不忘狠狠瞪了丁愿商一眼,随后向下几个跳跃,迅速地跃下了观众台。

  众人被他敏捷地动作给唬了一跳,赵贤一时愣在原地,也是没想到这个男生居然溜得这么快,一句“站住”还没说出口,就看见那个一头黄发已经脚底抹油站在观众席底下,张开双手笑得灿烂,他朝自己方向挥了一下手,又朝其他方向随意挥了下,之后便大摇大摆地穿过操场离开了。

  见韩玺这个闹腾的家伙终于走了,杨欢擦了擦不存在的虚汗,松了口气,她自然看得出来他临走前分别对着丁愿商和她挥手作别。
  真嚣张啊,有点羡慕呢,杨欢目光投向虚空出神了一会儿,偷偷转过头去看上方的丁愿商。

  班主任赵贤在他身旁坐下,严肃着脸不知道在对他说什么,但从她紧皱的眉头来看此时她一定感觉很头痛,不过左右都少不了对丁愿商的盘问。
  而本该被念叨的丁愿商仿佛在安静听人讲话,他抬着头看着天空,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,很明显赵贤的话他多半是一只耳进一只而出了。

  他忽然回首,像是看够了天空上单调的云彩,视线下移,一下子就望见杨欢缩头缩脑,悄悄转头望来的目光,他嘴角微扬,两人视线相撞,杨欢见状似乎受了惊,立马重新转过身不再看来。

  ————

  运动会有条不紊地进行中,本次比赛的第一个项目——男子100米预赛马上就要开始了,周行和班里另一个短跑很快的男生参加了这个项目,赵贤见状也停止了对丁愿商的盘问,走到观众席下方去鼓励参赛选手了。

  这天上午,光男子100米预赛就看的让人激情澎湃,周行和班里另一个男生也顺利通过了预赛,之后是女子100米预赛,班里也出了一个女生参加,同样顺利通过了预赛。与男女100米预赛同时开启比赛的还有男女跳高、跳远、铅球等项目预赛的开启。
  操场上、观众席上到处都是一番热闹的场景。

  吃完午饭,天气渐热,杨欢回到寝室准备打热水,在拎着热水瓶回寝室的路上总能见到其他人新奇的眼神,她才想起自己还穿着上午那身汉服,难怪会被人侧目,毕竟这衣服很少能出现在校园。
  她不习惯别人的注视,因此回到寝室放下热水瓶就想把衣服换掉,她一手抱着自己的便服从上铺爬下想去厕所换衣服,结果刚要去厕所就被同宿舍的沈棠拦住了。

  “你要去干吗?换衣服吗?”沈棠看着她手里的便服问了句。
  杨欢点点头。“这样穿出去好像有点太惹眼了。”她解释道。
  “这有什么呀,我们班大家都穿了呢,你穿这件很好看啊,不用换!”沈棠连忙拉住她的手。

  杨欢为难地举手挠了挠耳后根,听见两人说话的陈林莎从厕所出来,她上身穿着一条普通T恤,打量了下杨欢,开口道:“你的发型弄得很漂亮,和衣服很相配,换掉衣服的话太浪费你搞的发型了。”
  听她这么一说,杨欢想到早上朱朱给她们三人编了好久的辫子来着,也有点愧疚,不禁犹豫起来。

  “不过……你和沈棠不是穿着便服吗?”杨欢来回瞅着两人的T恤校裤打扮。
  “啊,我们上午有比赛要参加,走完入场式就去换衣服了,还挺羡慕你们能穿这么久。”陈林莎说这话时一脸艳羡的神情。
  杨欢仔细回想,好像确实是哦,她俩也分别参加了跳高跳远的比赛。

  “嘿嘿,我就不用了,我下午就能再穿那件汉服了!好好看,我很喜欢!等下就重新换起来!”沈棠叉腰得意地看着陈林莎。
  “你不用是因为你跳远被淘汰了啊,我的傻大妞。”陈林莎嫌弃地吐槽起沈棠,后又故意得意的对她说:“我下午可还有比赛呢~”
  “哼!”沈棠哼唧一声,闹起了小脾气。

  就在杨欢看着两人吵吵闹闹时,忽然有人从门外进入她们寝室,原本还吵闹的沈棠和陈林莎忽然就熄火哑声,杨欢正疑惑,转身就看到进门的是班主任赵贤。
  三人齐齐整理了下情绪,收起嬉皮笑脸。

  “大家不用这么严肃,我就随便来看看你们寝室情况,现在就你们三个人在?”赵贤进了寝室后目光就上下左右来回环视着。
  “是的,其他人还没回来,也有人中午可能不回寝室。”三个人中最具有领导风范的陈林莎站出来回答道。
  “嗯……对了刚刚进来前听你们聊得挺欢快的,在聊什么?能说给老师听听吗?”赵贤很少见的露出了一个笑容。

  “啊——我们在聊今天穿的衣服,杨欢想换掉,我说穿着好看不用换。”沈棠见老师笑了,没啥防备大大咧咧地就将事情倒得一干二净。
  陈林莎忍不住扶额,要不是因为赵老师还在她真想上手掐这个傻大姐了!

  杨欢听沈棠提到自己也是一愣,不过她很快明白沈棠心直口快,但也有些局促抱紧了自己怀里的便服。
  “是挺好看的,我今天也穿了,和班里同学们混在一起感觉整个人都年轻了。”她摩挲着自己身上的青色服装微微笑着。
  赵贤见三人对她还有点拘谨,失笑道:“别紧张,大家自己找个地方坐坐。”她四下一望,大概是想找地方坐,但又不好直接坐到同学们的床上。

  陈林莎立刻就察觉到老师的动作与表情,右手做出一个邀请的动作,开口道:“老师,这是我的床,坐我床上吧。”
  “谢谢。”赵贤对这样知暖知热的同学心中表示很欣慰,她坐在床沿继续道:“我今天就是来女生寝室稍微询问下你们的生活,你们觉得寝室有什么不方便或者想提的要求吗?”
  “没有热水器!”沈棠第一个大声喊出来。

  之后就是四人就学校寝室生活来回亲切而友好地交流了几分钟,说着说着,几人话题又扯到这次月考和学习上去了,果然班主任查寝还是少不了念叨学习啊!

  突然,赵贤抬头向三人问了一个不搭噶的问题:“你们对丁愿商这个同学怎么看?”
  ?这个突兀的问题让三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  沈棠只沉吟一会,直接开口道:“丁愿商啊,他是个帅哥,他的颜值就是我们学校的校草啊!和长成这样的同学呆在一个班里,有时候想想还挺幸福的!有事没事就能看看帅哥调节下心情——”
  沈棠这话还没说完,一旁被她直白的言语冲击到的陈林莎赶紧拉了拉她的袖子,用眼神示意她别再说了!沈棠总算接收到暗示,闭上了她话儿直往外蹦的小嘴。

  “哈哈哈!”赵贤倒是被沈棠这番话逗笑了,笑完目光又移到陈林莎身上。
  陈林莎只好想了想开口道:“其实我和他不熟,高一也不是一个班,就是听过他在年级里流传的那些闲话。”
  “闲话?哦——我也听说过。”确实,她在高一时就有听说过一些丁愿商的风声,当然他受到的惩罚也是知道的。

  听完陈林莎的话,赵贤的目光移到最后一个女生身上。
  杨欢顶着赵老师炯炯有神的目光,头皮有些发麻,她本来也想说自己和丁愿商不熟,但想到之前丁愿商帮了她好几次就忽然撒不出这种谎来,于是便老实地回答道:“我、我觉得他人其实还挺好的,之前有帮忙搬水啊什么的……”

  同寝室的两位同学听到杨欢这话也有点意外,只觉得这位同学会不会看谁都觉得对方人挺好?
  赵贤听完轻轻颔首,她之后又问了她们对几个同学的看法,三人虽然感到莫名其妙,但也都一一说出了自己的观点。
  话说的差不多了,赵贤和三人告别,说要再去下其他女生寝室看看,至于她们寝室其他女生一直没回来这事几人也没多在意,可能是运动会大家都放松下来找朋友聊天去了。

  下午一点多的时候,学校运动会又重新开始了。
  介于午后这轮高悬头顶的烈日,观众席上不少女生都撑起伞遮阳,或者拿校服罩在头顶放置太阳直晒。

  不去管观众席上众人百态,底下的跑道与绿茵地上的比赛依旧在继续着,赛场上每个人都挥洒着自己的汗水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