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人H粗暴小说:大胸校花莹莹被老头糟蹋

时间:2022-01-07

  方非一个人在班上的时候,觉得这些事都很无聊,但跟林福佑这么一说,这些无聊的事,也变得有几分有趣,还想着搜肠刮肚能想出点别的事来说。

  “孟怀远真那么喜欢胡芝芝?”林福佑搔了搔下巴,眨着眼睛,“要不然我们就帮帮他们。”

  “胡芝芝不会喜欢他的。”

  方非笃定地道。林福佑点头,又摇头:

  “不,当初谁能想得到我喜欢你,你也喜欢我呢?”

  见方非抿起了嘴角,似翘非翘的模样,林福佑伸出手指去按他那嘴角,方非原本想抓住他的手臂,又想到他手臂上有伤,只好呆呆站着,任林福佑按。

  林福佑笑了起来,方非这才把他的手拿下来,转身的时候趁林福佑不注意,摸了摸他眼角的泪痣。林福佑立刻有来有往,又要去摸方非,两个人又打闹了好一会。

  “好了——你得回去了,我晓得,你还有试卷没写吧?”

  阳光大街的灯光很暗,林福佑被笼罩在这样的黄光之下,笑容温柔了许多,声音也低了下来。方非沉默着,从口袋里掏钥匙。

  “要不然你跟我写一会试卷。”

  林福佑轻笑了一下,迅速地在方非的嘴角亲了一下,惊得方非赶紧往四周看。林福佑却不管那些,他点亮了手机屏幕,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。

  “这可不是我不想学习,如果我现在跟你进房间去学,那我们明天都得上课睡觉了。”

  “不会的。”方非先是否定,然后再点头,“你说得对,我们要早睡早起,才能更好地学习。那我进去了。”

  林福佑点着头,看着方非推开家门,两个人互相看了一会,门缓缓关上了。

  林福佑站在外面叹了口气,白气在寒夜中很快消散了。他刚想抬脚走,就听见上面的阳台窗户被推开的声音,方非探出了半个身子,让他等等。

  没有一会,方非又跑了出来,手上提着个袋子:

  “里面是学校外面的冻糕,一直放在我书包里,见到你就给忘了。”

  “哇!竟然不是试卷,是吃的!”林福佑接过袋子,自然地打开,“我还以为真的是试卷,所以我都没提醒你,咦——这是什么?”

  林福佑举起那方形的信封,对着路灯眯眼:

  “福佑轻启,来自一个,唔——”

  方非伸手捂住了林福佑的嘴。

  林福佑的桃花眼眨了眨,就见方非的脸慢慢地红了起来,好一会才道:

  “你回去看吧!”

  林福佑轻轻地朝着方非的手心亲了一下,方非立刻往后一跳,脸更红了,急匆匆说了句晚安,就钻进了门里。

  林福佑走到阳光大街的路口,往回一看,就能看到方非站在窗口看着自己,于是他举起手来用力地挥了挥,那个窗口的人影也举手挥了挥。

  原来谈恋爱是这种感觉,这么一条路,走起来让人觉得比长满花草的山路还要丰富。

  种种丰富和绽放,都来源于那个人。

  “少爷,你回来了,我们回去吗?”

  小八都在汽车里刷视频睡了一觉,见林福佑心情很好地从袋子里拿东西吃。

  “这是方非给你的……”

  “嗯,是,你也尝尝吧。”

  林福佑把一块冻糕递过去,小八刚刚张嘴咬了一口,就听到林福佑笑了下。扭头一看,林福佑的手里似乎拿着张纸:

  “方非现在是我朋友了。”

  “咳咳!”

  小八差点被嘴里一口冻糕给呛死。

  ……

  “哇,福佑你到底去哪了啊!想死我了!”

  “哎哎,胖子,班长!你小心把人给挤死了!”

  孟怀远这才放开了他的熊抱,对着林福佑笑了起来。邓绍和王琴他们都围了上去,林福佑说话之前,看了一眼方非,方非正在写着作业。

  “我去老家办点事,你们想我干嘛?是爷的魅力太大了,让你们魂牵梦绕么?”

  “呕!你是去油田了么?怎么这么油!”

  林福佑一回来,后半个教室果然热闹了不少。他朝着方非走过去,从口袋里掏出一瓶牛奶放到方非桌上,邓绍哎了一声:

  “我也想要啊!林哥!”

  “没了。”

  林福佑摆摆手,方非平静地拿起牛奶,在众人面前开了道:

  “这是方非专供。”

  “哈哈,没错,就是方非专供。”

  大家互相看了看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了惊讶,学霸开玩笑,也太少见了。好在方非并不在意他们的反应,一边喝着牛奶一边继续写题了。

  一开始站在后面的王琴挤了过来,把他们的赶走:

  “走开走开,我要单独跟林福佑说点话。”

  那天下午她送出了情书,从那以后一个多月,林福佑都没来学校,在网上给他发消息,他也不回。

  “哇哦——”

  邓绍还在看热闹不嫌事大,发出鬼叫,那种叫声里自然有着这种年纪里,少男少女的暧昧热闹。

  其他人听见了,登时都回头看他们,林福佑本来还没什么,但方非也破天荒地扭头看了他们一眼,这一下,被那漆黑的眼睛这么一看,林福佑立马就想叫邓绍别说了。

  但方非只是突然扭过头来,几秒之内就扭了过去。其他同学不仔细看的话,都不会注意到这点变化。

  “我们能出去说么?这里有点不方便。”

  王琴看向邓绍的时候脸上还有点娇羞的笑容,林福佑只好低下头,硬着头皮看方非的后背:

  “你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。”

  出去说才是真的,不方便啊。

  “啊?哦……好吧。”王琴见林福佑都不看自己,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,她只好含糊地道,“我之前给你的……信。”

  信!前头的方非好像动了动,噢噢,原来是作业本翻页了。

  林福佑他抬起头来,看着王琴道:

  “我,我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
  这句话说得很轻,轻到除了林福佑和王琴其他人都听不清楚。王琴像是被雷劈中了一样,站了好几秒钟,林福佑都在座位上坐了下去,她的闺蜜这才把王琴给叫走了。

  “好啦好啦——上早读了,课代表带读!”

  孟怀远喊了一嗓子,一班的早读就此开始了。

  林福佑揉着头发坐下来,方非就转了过来,林福佑刚想要解释刚刚的事,就见方非把必备古诗文放到了他的桌上:

  “离期末考试还有三个星期,你的复习计划,我都给你安排好了,今天早上你要把黑笔勾的全部背默出来。”

  “啊?你什么时候就安排了我的复习计划。”

  方非把那几页翻开林福佑看:

  “昨晚。”

  “还有,放学的时候,加一下我的好友。我换手机了。”

  林福佑还想问什么,低头一看,嗬,那目录上好几篇都是用黑笔勾了的,如果他不认真背的话,根本就背不完!不用想也知道,这是方非根据他的学习水平计划的,也就是说……如果摸鱼,还会被方非知道!

  啊!苍天啊!有一个爱让你学习的男朋友,多么地酸爽!

  还没再仔细地品味一下校园恋爱的滋味,就开始被按着头徜徉在学习的海洋里了。

  林福佑学了一上午,脑袋都紧得很,跟着方非去食堂买了饭,两个人坐到操场上吃,他们才有了一点空闲的时间休息。

  “累么?”

  “累啊——”林福佑哼哼了两声,脑袋在方非的肩膀上蹭了蹭,“太累了!早知道,我就晚点回来了……”

  方非被蹭得眯了眯眼,中午的操场上没有一个人,冬日的太阳照到人的身上暖洋洋的。他放下手里的饭,揉着林福佑的脑袋。

  “那我回去再给你改一下计划,可能是你太久没学习了,突然一下上来,没办法适应这种学习节奏。”

  微凉的手指按在林福佑的头上,有力又不会太疼,舒服得林福佑直哼哼,他闭着眼睛,干脆躺在方非的腿上。

  “这还不错,学习真是太累了。”

  “再坚持一下,还有一年半,快了。”

  林福佑睁开眼睛,从方非的角度俯视他,都能在他那琥珀色的眼睛里看到蓝色天空的倒影,颜色绚烂。

  方非的喉结鼓动了一下,这里是学校……

  林福佑一下扯住方非的校服领子,把他拉了下来,嘴唇相触,然后又分离。

  “如果每天学习都能有这种鼓励的话,那还差不多,我还能坚持得久一点。”

  方非的手落在林福佑的脸上,轻轻摸了一下,他根本不敢去看林福佑此时的眼神,就怕自己忍不住要把林福佑按在这里亲个够。

  林福佑看着方非在发间发红的耳朵,吃吃地笑了起来,从方非腿上坐起来,凑到他的耳边道:

  “等今天晚上。”

  晚上方非要给林福佑补课的。

  林福佑已经拿起粉开始吃了,才听到方非道:

  “晚上要学习的,不能……”

  “不能什么?”

  方非涨得脖子都红了,他垂着眼睛看自己的饭:

  “不能亲太久。”

  “哦,不能太久。”

  林福佑的语气平淡得到,让方非觉得他生气了。方非转过头,却见他的桃花眼里满是温柔的笑意。

  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说——”

  “我知道了,是要,亲,很久。”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