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封让女朋友感动的情书:在医务室被学长做到腿软

时间:2021-12-17

  大厅的光耀眼的刺人,宋予和有一阵看不清面前人的表情,触觉在无声中慢慢放大。她能感受到男人掌心的温度,和慢慢收紧的力度,一切都是那么让人安心的稳重感和体贴感。

一封让朋友感动的情书:在医务室被学长做到腿软

  宋予和紧张地绷着脸,麻意顺着指尖的末梢神经一点点传至大脑皮层,引起一阵颤栗,全身各处细胞都肆意叫嚣起来。她强忍着满心欢喜,慢吞吞地说:“你好,我叫宋予和。”

  希望你的未来有我。

  宋予和把眼错开男生直视的目光,默默在心里加上这一句。

  王子义看他俩介绍完了,有意让两个人熟悉起来,随口问:“学妹,你住哪啊?”

  两个人的手一握即松,宋予和把手掌藏在袖子里,一点点摸过谢闻远刚刚触碰的地方,心不在焉地说:“路景花园。”

  “城东后面那块老小区?”王子义学长又问了句。

  宋予和点头:“是。”

  “那学妹是池江的老土著啊。”王子义惊讶地挑眉笑了下,看向旁边的谢闻远,“谢闻远,你哪儿的?”

  谢闻远笑着回答:“百里弄的。”

  百里弄是池江有名的一个别墅区,以靠近市中心,周围环水的好世景出名。纵使是宋予和这个对房价没什么概念的女孩,也知道在百里弄买套房,不是一般家庭能做到。

  而宋予和他们家就是与百里弄隔了一条江的城东老城区,也不是池江的老土著,只是父母来池江工作的早,勉强挣了套老城区的房子。

  一江之隔,一面是普通人的市井繁荣,一面是富人区的歌舞升平。

  三个人没说一会,王子义学长给他们拿过台词本,就把他们领到一个有很多不同小团体在排练的房间,略微抱歉地说:“今天第一次排练,教室还没有完全分出来,就先委屈和他们挤在一起练习了。”

  “也不用紧张,就自己对对台词就好了,下周才会有老师来指导。”

  他说完就转身离开,徒留宋予和,谢闻远,还有几个不大认识正在排练的团体。

  宋予和尴尬地不知道怎么开口,慌张地把台词拿起来,遮住巴掌大的小脸,又成了刚才初见到时的小刺猬模样。

  谢闻远看着只能看到女孩的头顶,盯了半响,只觉得她愈发得像自己家里的猫,不由得生出一种亲切感。他低低地懒笑出声。

  笑起来的时候,整个胸腔似乎都在无声振动,连带着空气里回荡着缠绵的笑意。宋予和脸皮有点发热,更加紧张地攥住纸角,嘴角紧紧抿直。

  她慢慢地往后退了一步,想要和谢闻远拉开距离,可又忍不住靠近他。

  忽的,一只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指,轻飘飘地把她手中台词本抽开,举到半空中。

  宋予和不可思议地抬眼看向谢闻远,没想到他能做出那么无聊的事。她鼓起嘴巴,嘟囔着:“还我……”

  声音丝毫不像是在生气,反而似撒娇。

  女孩懵懂的眼神极大程度上愉悦了男生,他挑着眉笑,眼里是少年气的张扬,少了几分平时的温润感。他慢慢地拉近自己与宋予和的距离,半弯下腰来,眼睛与宋予和保持平视。

  男生漆黑的眼眸像是撞入苦苦挣扎的生命中的光亮。

  宋予和心脏漏了半拍,无法躲避谢闻远故意逗弄她的目光,一时发愣地迷失在他满是雾气的黑眸中。

  “害怕我?”
  谢闻远慢慢地把话拉的很长。

  “没有。”宋予和回过神来,慌张地把男生手里的台词本夺回,退到与谢闻远保持几步远的地方,警惕地看着他,“我们先对台词吧。”

  本来就是无心逗弄一下小姑娘,谢闻远也没想再怎么样,喉结上下一滑。再看时,又成了清润无害的贵公子模样。

  两个人还真就认真的,一本正经地对起了台词。你一句我一句,偶尔谢闻远温和地给她指出一些问题,又加以示范,让宋予和更快地明白。

  但实际上,宋予和心情早就因为谢闻远慌乱成一池春水,镜面上只映出谢闻远的身影。哪里还能反应过来自己在念些什么,只是和谢闻远呆在一起的时间长了,她竟也平稳下来。

  甚至有些熟悉这种相处的感觉。

  说了好些句,也不知道是不是屋子里面的空调开的温度太高,宋予和嗓子痒痒的,大脑也有点发昏。她捏了捏鼻子,忍不住清咳了一下。

  谢闻远掀起眼皮,目光沉沉地落在她身上,看着她有些发懵的红热的脸颊,直接判断:“感冒了吧?”

  “下次多穿点。”男生淡淡开口,像是无意戳破少女的心思。

  宋予和脸颊更热了,眼神躲闪开来。她说不想来参加排练,可今天来的时候,还是特意换了一件自认为穿起来漂亮的衣服。

  不想来,不过是自欺自人的手段。

  谢闻远没有多说什么,他从座位上站起,懒散地看了眼宋予和通红的面颊,笑着说:“我出去一下,你在这休息吧。”
  “别乱跑。”

  男生最后不轻不重地嘱咐了句,像是山间落下的碎石,砸得她满心漂浮,宋予和捏着纸页,乖乖点头,“好。”

  谢闻远没走一会,排练室的门再次被重重推开,一个略微熟悉的身影显露出来。

  宋予和闻声抬眸看过去,猝不及防地看到徐敏的脸。她只看了徐敏一眼,就把目光收回。视线重新落在纸上,佯装起自己在认真看台词本的模样。心里却觉得空了一块,印刷的黑白字体一个也看不进去。

  耳朵悄悄地在偷听徐敏那个方向的动静。

  她像个敢做又不敢光明正大做的小偷。
  宋予和对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屑,但又无法控制自己。

  徐敏环绕了一周,没看到谢闻远的身影,就随便找了个女孩子问:“你好,你刚才有看见这儿有个瘦高很帅的男孩子吗?”

  那个被问的女孩明显也知道她说的是谁:“嗯,他刚刚出去了,估计一会回来了。”

  随后,手指向宋予和,“这是他的搭档,你问问她,她应该知道。”

  宋予和耳朵一激灵,顿时紧张起来。她还不知道怎么去和徐敏打交道,同时又异常害怕徐敏发现她隐藏的心思。

  女孩之间的直觉有时总能准的吓人。
  宋予和强烈的少女自尊心告诉她不应该喜欢一个有女朋友的男生。

  可是,万事都有忍不住的时刻。
  她唯独忍不住去喜欢谢闻远。

  他像是光一样的存在。

  徐敏谢过那个女孩,朝宋予和走来。

  另一边的谢闻远从开水房回来,手里拿着一个纸杯。慢步进入排练室,很显然地看见站在宋予和旁边的徐敏,他默不作声地皱了下眉,快步走过去。

  “你好。”徐敏向宋予和的话还没说完,眼眶里就出现谢闻远的身影。她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到男生身上,立马笑起来,“远哥。”

  谢闻远不咸不淡地“嗯”了声,把手里的纸杯递给宋予和:“喝点水,小心烫。”

  宋予和看了看谢闻远手里冒着热气的纸杯,又用余光扫了眼徐敏,总觉得这不是喝水的好时机。她拿着台词本,僵硬地不知道怎么动,生怕徐敏会像梦境里一样。
  突然来句,“你怎么又把我倒的水,给别人啊。”

  宋予和眼观鼻鼻观心,不自在地低下头,直接当看不见就好了。

  她的举动都落在谢闻远眼里。

  徐敏又喊了声,“远哥。”

  谢闻远嘴角挂着温和的笑,掀起眼皮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徐敏,还是只“嗯”了一声,“你有什么事吗?”

  他一边说,一边也不指望宋予和自己接过纸杯,直接主动地拿走女孩手里的台词本,把水杯放在她的手里。

  女孩一双写着“抗拒”二字的眼睛直盯他看,谢闻远开口:“喝点水,对感冒有好处,不然到时候影响舞台效果。”

  宋予和乖乖地接过水杯,没说话,双手窝在热水纸杯上,慢慢喝着水,鼻腔间似乎还能闻到淡淡的檀木香。

  徐敏的目光从开头到结尾就没落到过宋予和身上,“远哥,你们排练几点结束啊?”

  “不知道,应该比较晚。”谢闻远脸上带笑,不咸不淡地说,给人的感觉却是一种淡淡的疏离感,抓不到也摸不透。

  “啊。”徐敏说,“那我坐在这等远哥吧,正好没什么事,等远哥结束了,也能一起回家。”

  谢闻远垂着眼眸看了徐敏一眼,三白眼的凉薄感更加明显,他温和地说:“不用了,也不顺路。你在这等着多无聊,今晚早点回家休息吧。”

  “哎呀,等远哥才不无聊呢。”徐敏眨了下眼。

  谢闻远神态未变,彬彬有礼地回着说:“你先回去吧,挺晚的了。”

  徐敏知道谢闻远是在劝自己走,她心有不想,但看了眼谢闻远那双极具压迫感的眼睛,什么话都咽回肚子里。犹豫了两秒,最终还是离开了。

  宋予和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地看戏,只觉得这对小情侣似乎没有外界传的那么亲密,也好像没有她看到的那么亲密。

  谢闻远始终透露着一种淡淡的疏离感,语气每一句都很温和,却深深地刻画出边缘线出来,不深,但也足够让一个女孩畏惧。

  宋予和不适宜地想起何秋婷那句——“谢闻远不像谈恋爱的样子。”

  手指无意识地蜷缩起来,心里又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慢慢发芽生长。宋予和按下这股念头,给谢闻远和徐敏找了个理由。

  可能两个人还没谈很久,相互之间还不够亲密。又或者是两个人之前闹了矛盾,反正她想的肯定不对。

  谢闻远没想到光是这几句话,女孩脑子里能脑补出那么多。他垂着眉,看向女孩手里空了的纸杯,眉眼舒展地笑了下,“继续排练吗?”

  “好。”宋予和把杯子放在一旁,点点头。

  两个人再次对了对相互的主持人台本,几次下来,两人的配合就明显流利很多。结束时,宋予和把台词本小心地收好放进书包,看向腕表。

  八点四十七了。

  已经很晚了,她放学前和妈妈说了要晚点回去,同时也拒绝了妈妈说要来接她的的意思。宋予和明白宋妈妈上一天班,回家还有做饭就很幸苦了。她不想让这点事,麻烦宋妈妈。

  谢闻远看到她的动作,唇角扬了扬,把书包单肩背在肩上,主动说:“要一起回家吗?正好我家司机今晚来接我,也顺路。”

  宋予和抿抿唇,说实话,她是有点心动了,她以往不是和唐思眠一起坐公交回去,就是被唐思眠拽着坐她爸的车回去。久而久之,也就一点不抗拒坐同学车回家。而且这个点去坐公交车,没人陪她,车上人也少,总给人一种不安全感。
  如果蹭谢闻远家的车,明显更方便,更重要的是和谢闻远一起,也会更有安全感一点。

  谢闻远本身就是安全感的来源。

  但她垂下眼睫,思考了一下,还是礼貌地拒绝:“算了吧,那样太麻烦你了,而且从百里弄去路景花园还要穿过大桥。”
  “来来回回的,浪费时间。”

  谢闻远好声好气地笑了下,“没事,今晚正好要去路景花园那边有点事,就当顺路载了你。”

  他总是这样,做什么事都彬彬有礼,是挑不出任何毛病的完美小孩,还很会拿捏人心中的软肋,把人舒服地劝动,细心地用自己的方式给人画了个圈圈住。

  宋予和被他说动,沉默了一下,最终还是答应了他。

  两个人从艺体楼出来,又一同到了校门口,就远远地看见候在一旁的黑色轿车。

  谢闻远让宋予和先上车后,自己又主动地坐到了前排,给宋予和留足自己的空间。

  宋予和在宽大的后座里,悄悄地红了耳根,谢闻远的温柔和细心永远都像是落入水中溶解的水,不动声色,又温柔至极。

  谢闻远和司机说了句去路景花园之后,就闭上眼,靠在座位上小憩。

  车里一路安静,宋予和偷偷地靠在车窗旁边安静地观察着男生的睡颜。黑色的夜里,他的侧脸被路灯笼上了一层模模糊糊的光影,像是今晚的月亮。

  直到司机忽然出声说到了。宋予和才大梦初醒般,推开车门下了车,长长的睫毛低敛着,紧张地说了句:“谢谢。”

  看着女孩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小区门口后,谢闻远才没什么表情地掀起眼皮,懒散地叩了叩车椅,清声说:“回百里弄吧。”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