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她写作业的时候弄她,坐在发紫的巨龙上写作业

时间:2021-12-17

  消化了一会心情,宋予和坐起身,捞过地上的书包,慢吞吞地拿出书,开始写作业。

在她写作业的时候弄她,坐在发紫的巨龙上写作业

  日常写起来痛苦不堪的英语作业竟也变得愉悦起来,宋予和一篇完型写完之后,手机叮咚地响了一声。

  她伸了个懒腰,无聊地看过手机。是她初中初中好朋友发来的某Q信息。

  许易程:【予和姐】

  许易程:【拜托个事】

  宋予和:【怎么了?】

  许程易停顿了一会,才把信息发上来:【寒假有时间出来吃饭不?】

  宋予和:【还有谁?林舒缘?】

  许易程:【嗯……对,还有黄眠】

  宋予和笑了下,故意回:【我去干什么,你自己一个人直接去不就好了。】

  许易程低声下气:【他们两个女孩子有约,我一个男孩子不好单独插进去,予和姐帮个忙,就说你也想去,顺道带着我一起】

  许易程:【下次请予和姐喝奶茶】

  宋予和看着许易程发来的消息,心里也是好笑。她知道许易程对林舒缘是个什么意思。两个人做了两年初中同桌,林舒缘把他看为兄弟,可许易程却早把喜欢上林舒缘。

  想说,又不敢说的喜欢。

  许易程是这样。

  宋予和也是。

  宋予和回了个“好”,随后就退出聊天框,想起之前何秋婷发给她的谢闻远□□号。

  她戳进谢闻远的主页。

  头像,昵称,任何信息都是原先的样子。

  没有任何被他人入侵带来的变化。

  宋予和想起班级里那些谈了恋爱,就立马换上情侣头像的同学,不禁感叹,谢闻远居然没有和徐敏用情侣头像吗……

  不过宋予和很快就给自己找了个答案,像谢闻远这样的天骄之子,就算谈了恋爱,应该也不会为女朋友让步自己原则。

  这本来就是他的性格。

  目光落在添加好友那个框框上,宋予和有些犹豫要不要添加他。

  渴望又害怕。

  既担心添加没通过,她会伤心。也害怕添加通过之后,谢闻远会问她是谁,问她从哪儿得知的他的某q号。

  更害怕谢闻远会发现她喜欢他。

  但是今日相遇的欢喜,像是在夕阳下独独喝下的一杯微醺的酒,灵魂失重,给了她盲目的勇气。

  她眼一闭,按下了添加的键,也没有在备注中添加任何信息,直接发过了自己的申请。

  看着空空荡荡的页面,宋予和心里一空,莫名的慌张起来。

  她太冲动了。

  没等下一秒,一条消息跳了出来。

  您的联系人“财大气粗的谢富贵”向您发来“我通过了你的好友请求,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。”

  心跳停了一拍,宋予和赶紧退出页面,回到和谢闻远的聊天界面。

  页面干净,只有刚刚通过申请的消息。

  明知道这可能是谢闻远设置了任何人可加,宋予和也忍不住幻想最后那一丝可能是男生亲自点的好友通过。

  双手紧张地拿着手机,宋予和直直盯了十分钟,也没有收到任何消息。

  所以,果然还是她自作多情了。

  后续一周,宋予和在排练老师和谢闻远的帮助下,主持人台本说的基本到位,只需要在个别词上加强纠正就行。

  期间徐敏也来过好几次,每一次基本都是被谢闻远滴水不漏的温柔阻挡回去。宋予和从没见过,谢闻远在徐敏面前有任何亲近之意和过分的举动。

  不像情侣。

  更像陌生人。

  但宋予和也没有过多关注这件事,小情侣之间的事,和她有什么关系。

  何秋婷作为全校八卦的集合者,一有消息,就在宋予和耳边宣传,“予和!你猜我知道了什么最新八卦!”

  宋予和兴趣浅浅:“什么?”

  “陈愿在追七班的那个长得很辣的妹子!!!”何秋婷挤眉弄眼地看着她,企图从她表情看出些别的八卦,“就是那个和十六班徐敏是好朋友那个女生。”

  宋予和一脸无奈地看着她,“陈愿没和我说过这事,没法给你提供内幕消息。”

  何秋婷失望了一瞬,但很快又八卦到:“之前还有人看到他们一起吃饭。陈愿,谢闻远,七班那个妹子,还有徐敏。”

  “说起来,我们之前是不是也见过他们一起吃饭?”何秋婷突然说。

  宋予和低着头写题,不怎么在意地问:“哪次,我怎么不记得了。”

  “就你突然说换个地方吃饭,嫌一开始那个地方暗那次。”何秋婷说,“我那次看到想和你说,但看你心情不好,就没提了来着。”

  宋予和拿着笔的手一顿,隐隐约约想起好像是有个女孩子坐徐敏旁边。但她当时只留心了谢闻远和徐敏说说笑笑的模样,压根没关心到旁边的动静。她慢了一拍,不知道何秋婷为什么这样提:“好像是。”

  何秋婷声音压下来,大胆猜测道:“我怀疑之前他们传谢闻远和徐敏谈恋爱就是瞎传。我十六班那个同学说,谢闻远和徐敏的互动都很少。”

  “就连一起吃饭,也只是七班那个妹子不好意思才拉上徐敏的。”

  宋予和敛住眼眸,尽量控制住自己因为何秋婷的话而波动起伏的情绪,含糊不清地说:“也许你猜错了吧。”

  “人家小情侣的事终究和我们无关。”

  宋予和再次拿出那套说辞压倒自己。

  何秋婷轻轻的一拍桌子,“不可能!我磕的cp就没有be的。”

  “徐敏和谢闻远一看就没有cp感。我都没磕上,就说明他们一定是be的。”

  宋予和笑笑,不把何秋婷的话放在心上,“你磕的也不一定准。”

  听到这话,何秋婷似乎有点点小悲伤:“我确实磕了一对be。”

  “哪对?”

  “一对到现在互动几乎为零的陌路人……”

  不知道为什么,宋予和感觉何秋婷说这话的时候,看向她的眼神莫名带着一股孩子不争气的眼神。

  宋予和收起自己做完的作业,随口说:“我下午去买书,你去吗?”

  “不去了,你记得充钱,我看你中午刷卡的时候,钱剩的不多了吧。”何秋婷沉浸在自己的cp中,有气无力地提醒。

  然而就算何秋婷提醒了,宋予和还是忘记在买书之前充钱。

  当刷卡机上闪现一道令人眼花缭乱的横线时,宋予和大脑里一片空白,耳边听到的是后面拥拥挤挤地排了一长队的人的谈话声。

  书店老板温馨提醒:“小姑娘,你卡没钱了。”

  宋予和紧张地捏着饭卡,没遇到这种情况,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。女孩羞耻得脸上带着薄红,“对不……”起,要不先放着吧。

  话还没有说完,一阵熟悉的檀木香窜入鼻尖,一双修长,骨背清瘦的手握着一支笔出现在视野里。不用回头,光是看着这双手,宋予和就知道来人是谁。

  “一起的。”

  男声清润低沉,似落入潭间的青石。

  谢闻远站在她身后,气息似不透风的围墙把她四面包裹,宋予和耳尖悄悄地红了起来。她不敢回头,一时也忘了出声,只是呆呆地看着男生付好帐,手里拿过她要买的辅导资料,和他的笔。

  明明两个不相干的东西,被谢闻远这样一拿,仿佛也多了什么神秘的联系。

  如同她和谢闻远一般。

  宋予和回神,故作镇定的转身,笑着说:“好巧,谢谢你了。”

  谢闻远温和一笑,把书递给她,“嗯,不用谢。我应该的。”

  两个人从队伍里离开,出了书店。脱离了暖气,十二月末的冷风呼呼地吹在脸上,宋予和清醒过来,再次抬脸,客气说:“谢谢。”

  谢闻远没把这事放在心上,他垂眸看着她,忽的笑了下,“真的没什么,要谢应该也是我来谢你。本来就不想排队,要不是因为你,我还要忍受很久的痛苦。”

  宋予和停顿了一下,“那我请你吃饭吧,正好把钱还你了。”

  谢闻远挑唇笑了下,语气有些无奈:“没多少钱,不用还了。就当我给你的元旦礼物吧。”

  “不过……”男生眸子直直的盯着宋予和手里的习题,故作皱眉的模样,慢悠悠地拖着腔,“把必刷题作为礼物,我总感觉有些良心不安。”

  宋予和被他都笑,一时也忘了要还他钱的想法,被谢闻远带着说:“没事,我很喜欢这个哈哈。”

  她注意到谢闻远手里新买的笔,“你就买了只笔吗?”

  “嗯,百乐的p500。”谢闻远把手里的笔托在空中,给宋予和看,“挺好用的。”

  两个人没说几句。谢闻远的朋友也结账出来了。谢闻远笑着收了笔,和她说了声“下次见”后,就转身和朋友离开。

  宋予和盯着男生离开的背影,沉默两秒后,去充值机充了钱。

  在临上晚自习前,去书店和谢闻远同样的买了只百乐p500。

  好似他用过的,她也曾用过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