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问你舒服吗,你该怎么回答

时间:2021-11-15

冷幽琛回来的时候,卫安宁已经把周医生给她的药放进包里,她扬起笑脸,问道:“好了吗?我们可以走了吗?”

冷幽琛点了点头,将药拿给黎冬,伸手将她从椅子上抱进怀里,滑着轮椅出去,“快到午饭时间了,想好了去哪里吃了没有?”

“我们不回去?”卫安宁诧异地望着他,回到北城后,冷幽琛还从来没带她出来吃过饭,像是避讳着什么。

“嗯,吃完饭再回。”

卫安宁想了想,两眼放光地望着他,“那我们去吃涮羊肉吧,我昨天在电视上看到的,来北城一定要尝尝北城的美食涮羊肉,啊,说着就流口水了。”

冷幽琛睨了她一眼,眸底多了一抹疑惑,卫安静是土生土长的北城人,不可能没吃过涮羊肉,可看她的模样,像是从来没有吃过。

他伸手点了点她圆润可爱的小鼻子,“小馋猫,我叫人订餐。”

“我不要去那种高大上的餐厅,你把手机借我用用,我订个便宜好吃又有气氛的地方。”卫安宁说。

“在西裤口袋里,自己拿。”

回了北城以后,冷幽琛并没有给卫安宁配备手机,包括家里都没有安装座机,说到底,还是不信任她。她倒是不吵不闹,除了看电视就是看书。

卫安宁伸手探进他西裤口袋里,手在里面掏啊掏啊,忽然感觉男人身体紧绷,下一秒她的手腕被捉住,她诧异抬头,就见男人咬牙切齿地瞪着她,“手摸哪里?”

卫安宁脸颊立即烧了起来,结结巴巴道:“我、我摸手机……”

男人冷着脸摸出手机扔给她,呼吸有些急促,卫安宁捧着手机,窘得不敢看他,她又不是故意的。新款的手机有指纹锁,卫安宁解不开,递给他,“解锁。”

冷幽琛手指按了一下,屏幕解开,卫安宁拿回去,他的手机里都是一些办公软件,她径直下了个美食APP,在上面找人气餐厅。

不一会儿,她就找到一个评论颇佳的餐厅,她将手机递到冷幽琛面前,道:“去这家?看评论似乎不错。”

“这是什么?”冷幽琛长居爱沙岛,虽然不至于跟不上时代的高速发展,但还真没见过在网上订餐,不怪他落后,毕竟他这样身份的人,完全用不着在手机上订餐。

“美食APP啊,可以在这上面搜北城的人气餐厅,你该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?这APP还是帝傲集团旗下的科技公司开发的,在英国,大家都用这个在手机上订餐,可以省好多钱。”卫安宁说得理所当然。

冷幽琛确实闻所未闻,同时,对她的疑虑渐生。

她身上,真没有豪门千金的奢侈作派,比起那些性感精致的华服美裙,她似乎更喜欢舒适的棉织衣物,甚至对吃的也不讲究。

只要好吃,她似乎一点也不计较环境。

这与他的调查资料大有出入,卫安静是个懂得物质享受的女人,她进出的都是高级餐厅,怎么会在手机上订餐?还有她提到英国时,那神态自然得不像是在演戏。莫非,她真的不是卫安静?

他问你舒服吗,你该怎么回答

卫安宁订的是潮北路的东来顺饭店,还没到中午,这里就人满为患,他们坐在车上,就闻到一股羊肉飘香,卫安宁兴致勃勃道:“早就听说了北城涮羊肉世界第一,今天终于能吃到了。”

冷幽琛不动声色地看着她光彩照人的小脸,“喜欢待会儿就多吃点。”

这个季节,吃羊肉的很多,卫安宁提前订了位置,要不然还要拿号排队。两人进入包间,黎冬与保镖守在门口,环境杂乱,他们担心有人会冲撞了冷幽琛。

落座后,卫安宁点了一斤手切羊肉,一斤切片羊肉,还点了几个蔬菜和一扎酸梅汤,服务员上菜很快,待铜锅里的汤烧开了,她拿起筷子迫不及待地将一盘子羊肉倒进锅里。

冷幽琛想阻止已经来不及,看她这样子,倒是真没吃过北城的涮羊肉。

羊肉烫起卷后,冷幽琛给她布菜,瞧她烫得直吸气,他无奈道:“慢点吃,没人和你抢。”

卫安宁这会儿顾不上尴尬,反正她的吃相历来不好,也不怕冷幽琛笑话,她边吃边说:“好吃好吃,你别顾着给我夹,你自己也吃呀。”

冷幽琛受不住羊肉里的膻味,看她吃得这么开心,他没有扫她的兴,偶尔吃两片蔬菜。即使闻到那股味儿胃里就在翻涌,他还是面不改色地咽了下去。

只为,不影响她的食欲。

饭到中途,冷幽琛出去了一趟,等他回来,卫安宁已经消灭完了两斤羊肉,见他眼眶红红的,她连忙问道:“冷幽琛,你眼睛怎么了?”

冷幽琛避重就轻,“吃饱了吗?”

“嗯,太好吃了,我一个人吃了两斤羊肉,你都没怎么吃。”卫安宁意犹未尽的喝着酸梅汤,酸梅汤能解羊肉的膻味,特别好喝。

黎冬站在门边,听到卫安宁的话,心想,三少也太宠三少奶奶,他明明就吃不了羊肉,还陪着三少奶奶吃,结果让自己的胃跟着受罪。

“喜欢吃咱们下次再来。”男人宠溺道。

卫安宁拼命点头,笑得一脸满足。

冷幽琛看了黎冬一眼,示意他去结账。一行人离开饭店回别墅,路上卫安宁靠在座椅上睡着了,冷幽琛将她的脑袋拨到自己肩上靠着,让她睡得舒服些。

他垂眸看着她恬静的睡颜,这是一张多么与世无争的小脸,他想起近来发生的种种,眉尖紧蹙,或许他从一开始就弄错了方向。

“黎冬,秘密调查有关卫安静的一切,任何细枝末节都不要放过。”

一个人再会伪装,她的生活习惯不会变。

“是,我马上派人去调查。”黎冬点头。

“这件事我不信任别人,你亲自去,不要出现任何纰漏,还有,想办法拿到卫志国的DNA标本。”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验DNA是最快也最有力的途径。

黎冬从不质疑冷幽琛的命令,即使他的命令在他看来,有些琢磨不透。

冷幽琛垂眸,看着怀里的小人儿,她身上这么多与富家千金不相符的地方,他倒真希望是他认错了人,或许他们之间会更容易一些。

车队驶入别墅,管家从别墅里出来,看见冷幽琛抱着卫安宁下车,他连忙走过来,刚要说话,就被冷幽琛以眼神制止。

他坐进轮椅里,抱着卫安宁进了别墅,乘电梯将她送回主卧室安顿好,他才转身出来,迎向管家,“有话去书房说。”

书房里,冷幽琛示意管家锁上门,才从轮椅上站起来,在房里踱步。

回到北城后,他就没有在岛上自由,不能随意站起来行走,这些天坐轮椅,坐得他腿都快废了。他现在内忧外患,那么多人虎视眈眈盯着,绝不能让他们知道他能站起来的事实。

否则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。

管家将早上收集来的名校资料递给他,“三少,这些都是北城口碑最好的名校,您过目一下。”

冷幽琛接过资料,见管家欲言又止,他道:“你想说什么就说,不用在我面前吞吞吐吐。”

管家抿了抿唇,还是把心里的疑虑说出来,“三少,您还记得您和三少奶奶大婚前,让我派人去调查有关三少奶奶的资料吗?”

“嗯,怎么了?”冷幽琛翻着名校资料,心不在焉的听着。

“我记得,当时送回来的调查资料里,三少奶奶是学企业管理的,并且已经提前毕业,准备去国外进修。可早上您说三少奶奶想回学校去学建筑设计,这……”

冷幽琛翻资料的手顿住,挑眉看着他管家,“你没记错?”

“当时三少把调查资料交给我处理,我前前后后看了不下五遍,其实不止专业一事,现在的三少奶奶处处透着古怪,尤其是回到北城以后。”

冷幽琛示意他继续说。

“北城是三少奶奶的大本营,她回来后,应该会迫不及待的与卫家人或者二少联系,可是她什么都没有做,十分蹊跷。”管家与卫安宁相处的时间颇长,又非当局者迷,看得自然比冷幽琛清楚。

冷幽琛垂眸,手指轻抚着名校精美的封面,淡淡的抛出一颗炸弹,“若真如她所说,她不是卫安静呢,是不是就能解释她的反常?”

管家猛地睁大眼睛,他还真没朝这方面想过,“三少,如果三少奶奶不是卫小姐,那她又是谁,为什么会和卫小姐长得一模一样,最关键的是,她怎么可能不是卫小姐?”

对啊,冷幽琛心里一直有这个疑惑,她怎么可能不是卫安静?明知道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,他还是想要赌一把。

“我已经派黎冬去调查了,这件事你暂时不要管,不要在太太面前露了异色。”冷幽琛继续翻着名校资料,“对了,卫安静是在哪所名校毕业的?”

管家从几份资料里抽出一份来,那是北城的百年老校,历史悠久,从这所大学走出去的学子,都会被大公司抢着要。

而他们学校最强的三个系,一是企管系,二是建筑系,三是法律系。

冷幽琛眸色深沉地盯着手里的资料,眸里多了一抹算计,“安德,联系这所学校的校长,让太太插班。”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