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化肉羞耻play快穿:拍戏时不小心滑进去h文了

时间:2021-12-17

  一件棘手的事,因为谢执洲的一句话,变得异常简单。

黑化肉羞耻play快穿:拍戏时不小心滑进去h文了

  孟欣施道了谢,目送谢执洲和孟成悦走远。

  她转头,恨铁不成钢地批评弟弟:“早就说了叫你再等等先考察,这里是庙哥那帮人的地盘,山高皇帝远没个熟人谁罩你啊?这下好了,连你悦姐姐也被牵连!她在谢家什么处境你不知道吗还给她添乱!?气死我了,你说你你一个未成年开什么店!”

  孟钟仁委屈不已:“差一天就满十八,我那不是想着满了就去注册吗,谁知道会遇上庙哥的人来找茬。”

  “让你念高中你非得去职高,这就是不好好读书的下场!”

  孟钟仁望着那对俊男美女的背影,心想这群无恶不作的人见了谢执洲怎么跟狗腿子一样?

  对他的崇拜也溢于言表:“谢执洲好厉害啊,我之前看他长成那样,还以为是肩不能扛的大少爷,想不到打起架这么帅。”

  孟欣施:“你是没见过他打起架不要命的样子。”

  “什么时候?”

  “那年你悦姐姐被——”孟欣施差点说漏嘴,凶巴巴道:“大人的事小孩少打听!”

  “姐,你说谢少爷会不会生悦姐姐的气啊?我看他刚才脸色好冷。”

  “谁知道呢……都怪你!”

  *

  孟成悦平时对其他人很冷漠,但她对大伯一家不一样。在她家最困难的时候,大伯把手头积蓄借给她妈妈治病。经过人情冷暖世态炎凉,这份雪中送炭的恩情够她记一辈子。

  她今天来,就没想着全身而退。

  小腹传来阵阵绞痛。

  刚才她一直强撑着,这会终于扛不住,白着脸蹲了下去。

  “逞能的时候挺猛,这下知道疼了?”谢执洲一把拽起她的手腕,手臂穿过她的腿窝,熟练地将她打横抱起。

  孟成悦闻到少年身上的皂角香,稍稍侧头避开。

  虽然他今天帮了她,但她没忘记昨晚,这个人极尽恶劣地嘲讽她,说她钓大鱼,攀龙附凤、企图嫁入豪门。

  见她躲闪,谢执洲不爽道:“你再摆脸色给我看,我就把你扔回去。”

  他不会。

  孟成悦知道,谢执洲这人就是嘴上凶,跟那些人比起来,他算得上好人,大好人。

  谢执洲把她塞进车里

  孟成悦还没坐稳,毛衣衣摆突然被掀起,下一瞬,一只宽大的手掌覆在她小腹上。

  “很疼?”

  可能是少年血气方刚,他的手掌很热,源源不断的热量贴着皮肤传开,冰冷的身子瞬间被暖意包围,绞痛感莫名其妙的减轻了。

  孟成悦本来想躲开,但比起绞痛,还是害臊更轻松。

  “你挺享受。”他的声音莫名缱绻,低沉,微哑:“很舒服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听上去为什么这么奇怪。

  孟成悦感觉自己脑子出了问题,她居然想歪了!

  那只大手抽离,头顶罩下来一件外套。

  “穿上。”谢执洲关上车门。

  “我不冷。”她现在感觉浑身热得离谱。

  谢执洲坐进驾驶座,倾身靠过来,强行给她披上了外套,随后又把安全带扣上,低沉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:“你漏了。”

  孟成悦:“?”

  孟成悦:“…………”

  她刚才踢大胡子那一脚铆足了劲儿,那一下彻底崩了,没想到弄到裤子上。

  还被谢执洲看到了!

  谢执洲侧头看她:“用不着故作娇羞,我又不是没见过你血崩。”简直是他青春期的噩梦。

  没装!

  孟成悦闭上眼睛装死。

  棋牌室位置太偏远,距离市区要开两个多小时,谢执洲直接把车开进附近一家商场。

  孟成悦穿着他的外套,长度刚好遮住弄脏的裤子。

  两人并肩走出电梯。

  商场洗手间可能会装信号屏蔽器,孟成悦低声叮嘱:“少爷,要是一会我手机没信号,你就叫别人送进来。”

  谢执洲傲慢道:“怕我直接往女厕所闯?”

  他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的。

  “……我进去了。”孟成悦红着脸进了洗手间。

  谢执洲到了日用品区,被货架上那一排排花里胡哨的包装弄懵了。

  他太高了,容貌精致无瑕,售货员一眼就看到了。

  见他年纪轻轻的,眼神又充满好奇,应该是没买过,热情地上前询问:“帅哥是帮朋友买吧?”

  这玩意儿还能是帮男朋友买吗?

  为了不被当成变态,谢执洲别扭地“嗯”了声:“你给我推荐一下。”

  售货员:“这个牌子挺好的,液体的不容易侧漏。”

  谢执洲拿起来看了眼,“液体”这两个字怎么做到的不漏?

  “这个是日用的,这个是夜用的,这个是加长的,哦还有这个护垫。”

  谢执洲眉头紧锁,烦人精平时也不让他看她的东西,他也弄不明白她喜欢用哪种,干脆全拿了。

  孟成悦蹲在厕所里,腿都快蹲麻了。

  手机果然没有信号。

  她有点担心谢执洲直接拎着购物袋跑进来。

  “孟成悦?”

  孟成悦一个激灵。

  清洁阿姨在外面喊:“孟成悦在哪间?”

  孟成悦松了口气,拨开门栓:“阿姨,这里。”

  购物袋鼓鼓的一大包。

  她打开,里面有好几包卫生巾,还有长裤。

  她拿出裤子,发现里面还裹着一条内裤。

  “……”

  谢执洲帮她买这种东西虽然怪怪的,但她的内裤确实没法穿了。

  *

  走出洗手间,一眼就看到过道尽头的谢执洲。

  他刚才把外套给了她,身上只剩件很薄的毛衣。

  少年身材劲瘦挺拔,站姿慵懒随性。他本来就长得好看,看着不像是在厕所门口等人,倒像是来这走T台拍大片的。

  见她出来,谢执洲抬起头,与她眼神对视一秒,视线挪到她的裤子上。

  他满意地挑起眉:“不愧是我挑的,腿都变长了。”

  他的审美一向很好,孟成悦无法反驳。

  她心里尴尬,没说话,径直往前走。

  手里的袋子被扯走,谢执洲一手拎着她的卫生巾,一手回着信息,动作十分自然,完全没有心理负担。

  “少爷。”孟成悦看了眼透明塑料袋,故作冷静:“你下次,能不能让人拿个黑袋子。”

  谢执洲:“你还想有下次?”

  “……”孟成悦一瞬间窘迫得无地自容。

  养尊处优的大少爷要不是怕她弄脏他的车,才不会给她当跑腿。

  一定是失血过多,脑子不好使了才会说出这种话。

  回家路上。孟成悦把头埋进手臂,一下也没抬。

  谢执洲腾出一只手,捏住她的脸,恶趣味发作了一般:“孟成悦,昨晚什么感觉?”

  昨晚……

  他指的是那个吻吗?

  孟成悦本就不平静的心情瞬间炸成千丝万缕。

  她有点恼,侧过头去瞪他。

  对上她愤愤的眼睛,谢执洲弯唇笑得一脸妖孽相:“问你呢。”

  烦人精总是一本正经,看她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就烦。他就喜欢看她急眼,特别是眼里有火隐忍不发的表情,别提有多有趣。

  孟成悦冷着脸:“没感觉。”

  谢执洲笑容凝固,转过头来,表情有了一丝裂痕。

  见他一脸的不可置信,孟成悦有种大仇得报的畅快感:“少爷有什么感觉吗?”

  谢执洲冷哼,低眸盯着她:“亲在一块木头上,也挺没劲的。”

  孟成悦看了看他,收回视线,声音淡淡的:“哦。”

  见她满不在乎的样子,谢执洲一口气差点没上来。

  “少爷。”孟成悦转头:“我弟的事,谢谢您。”

  谢执洲漫不经心地“嗯”了声。

  孟成悦:“还有刚才,也谢谢。”

  谢执洲面无表情:“呵。”

  孟成悦把头转向窗外,不再说话。

  一个急刹,跑车停在路边。

  孟成悦抬起头看了看窗外,还没到。

  下一秒,下巴被掐住,身侧少年霸道地掰过她的脸。

  她眼神茫然。

  谢执洲的视线落在她嘴唇上,眼神带点邪气:“试试在车里,说不定就有感觉了。”

  “不行——”

  他丝毫没给她拒绝的机会,猝然低头覆下来。

  孟成悦飞快避开,整个人几乎贴到车门上。

  谢执洲的唇被错开,落在她颈侧。湿绵的呼吸灌了她一耳,一簇簇火苗慢慢的焚烧着她颈侧的皮肤。

  孟成悦满脸通红。

  谢执洲抬眸,眼皮褶出薄薄的皱,他瞳色漆黑,看人时带把钩子,像个妖孽一样,想勾人魂魄,没安好心。

  孟成悦撑住他的肩膀,慌得直呼他大名:“谢执洲你别乱来,我来例假了。”

  谢执洲嘴角一挑,盯着她红扑扑的脸颊,鼻腔滚出低笑:“那还真是遗憾。”

  面前少年极具危险,满身气息都带着侵略感,坏到极致。孟成悦的心脏怦然起跳。

  她不排斥谢执洲靠近,甚至两个人更亲密的时候她也没想抗拒。

  只是,内心一直有个声音在提醒她:不可以。

  她声音发颤:“少爷,谢伯伯没让我做这些。”

  “他让你做,你就会做了是吗?”谢执洲的眼神冷了下去。

  他离得太近,呼吸滚烫,孟成悦极不自然地别开脸,低声说:“谢伯伯不会。”

  “孟成悦,你知道有多少女人想借我上位?”

  “知道。”

  “你不想?”

  “您是我需要守护的人。”

  谢执洲用手掌托住她的后背:“现在是谁保护谁?”

  “我知道,您已经不需要我了。”孟成悦不再躲闪,望着他:“等大学毕业好吗?毕业我找到工作就会离开。”

  谢执洲定定地看了她好久。

  错愕的,困惑的,各种情绪在他脸上浮现。

  “孟成悦,你蠢的不可思议。”

  *

  第二天早上。谢执洲很晚都没起,他迟到就是她的失职,孟成悦不得不去敲他房门。

  “少爷,起床了。”

  “谢执洲,起——”

  “进。”

  房间里开着暖气,谢执洲没穿衣服,直接掀开被子坐起来:“过来,伺候小爷起床。”

  如果是以前,孟成悦已经乖乖过去了。

  初吻被夺,她心里闷着一股逆反劲,没给他好脸色。

  她把熨好的衣服收起来,团成一团砸到他怀里:“快点起来。”

  说完,她转身就走。

  “啧,脾气不小。”谢执洲懒倦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:“亲一口后劲儿这么大么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走出他的房间,孟成悦呆愣了几秒。

  她自己都觉得奇怪。

  刚才她居然那么自然地,用那种语气跟谢执洲说话。

  *

  周末一大早,谢执洲接了个电话就出门了。看上去很急的样子。

  孟成悦犹豫着要不要去赴沈琰礼的约。上次他落水,她一直心存愧疚,但又怕谢执洲发现了再发一次疯。

  她抬手蹭了下嘴角,对那晚的场景心有余悸。

  与其被逮住,不如主动坦白。

  可是……

  以谢执洲的性格,知道以后一定会满世界帮她寻亲。爸妈要是知道了,心里一定不是滋味。

  孟成悦不敢跟别人提这个事,只好打电话给孟欣施:“姐,有空吗?”

  “准备到市区进货,怎么啦?”孟欣施担忧道:“是不是谢执洲为难你了啊?”

  “没,他天没亮就出去了。”

  “哦,那就好。你今天没去上课吧?正好,我马上到了,中午一块儿吃饭啊。”

  “姐,你现在能过来一趟吗?”

  “现在?”

  *

  谢执洲不在,林姨也不在,谢家大院就只有孟成悦一个人。

  孟欣施瞅着这漂亮的大宅子:“北城这样一套四合院都得千万起步了吧,这种大宅子得多少啊?”

  孟成悦点点头:“是很贵。”她这辈子是赚不到了。

  孟欣施东瞧瞧西看看,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,终于想起来问:“找我什么事啊?”

  孟成悦拉开椅子坐下:“之前,我不是跟你说过姓沈那位先生吗,我感觉他怪怪的。”

  “怎么个怪法?”

  “他应该认识我亲生母亲。”

  “什、什么!?”孟欣施知道孟成悦不是叔叔婶婶亲生的,但她一直以为她是个孤儿,突然听她提到亲生父母,不由地大吃一惊。

  她端起茶喝了一大口,稳了稳心神:“悦悦,你该不会是想离开叔叔婶婶吧?”

  孟成悦摇头:“我只是想知道,他们为什么不要我。”

  他们,指的是亲生父母。

  这种固执的念头一直在脑子里,连她自己都觉得过于在意了。

  “为什么啊?是那位沈先生和你说了什么吗?”孟欣施问。

  “他说,我和他母亲长得很像。”

  “你怀疑你是他妹妹?!”

  “不是很确定。”孟成悦也一直想不通,“他说我长得像他母亲,他也一直在试探我,但并没提起过寻亲这个事。”

  按理说,如果一家人丢了孩子,见到长得像的一定会很激动,不至于一点反应没有。

  “这人也太矛盾、太不正常了吧?”

  如果不是因为沈琰礼多次试探,孟成悦也不会多想。正是因为他的反常,她才会起疑。

  孟欣施困惑道:“一边说你长得像他妈妈,却又不约你两见面,也半句话不提这件事。”她恍然大悟:“所以他是不想让你认亲?为什么?他家有很多财产要分吗?”

  “是挺多。可是我在网上查过,沈家并没有丢过女儿。”

  “那这事儿复杂了。”孟欣施起身:“去问婶婶吧,这么大的事你别乱猜。”

  孟成悦按住她:“不行。”

  “悦悦,我知道你聪明有的是办法,但这件事不一样。你再怎么调查,也不可能比婶婶亲口说的真实。”

  “就是因为不想惊动爸妈,我才会去找沈琰礼。”

  孟欣施瞬间冷静下来。对啊,小婶婶刚做完手术还在养病,家里欠那么多债情况非常不好,这个时候跑去查自己的身世,她爸妈一定会多想。

  “不然,去孤儿院调档案吧,一切就都清楚了。”

  “那家孤儿院已经拆了。”孟成悦早就去看过。从小学到初中,她刻意路过那里无数次。后来拆迁,那些人全都搬走了。

  孟欣施坐下:“你有几成把握,你和沈家有关系?”

  孟成悦想了想,比了个三。

  “就这点?不是姐姐说你啊,你碰瓷呢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她只是凭借沈琰礼的反常,加上自己的第六感来推断。她也没见过沈太太本人,其实根本就是毫无把握。

  很多次,她做梦梦到同一个模糊的背影。她追着喊妈妈,等妈妈回头,却并不是妈妈的样子,而是另一个漂亮阿姨。

  那个阿姨很温柔,笑起来那么好看,却面容模糊。

  她想知道父母丢下她的真正原因。

  孟欣施查了下沈琰礼相关信息。

  “居然是临城首富之子!?那这事儿就说得过去了。他家那么有钱,怕你回去跟他争家产也正常。有钱人嘛,都利益至上,哪有什么亲情可言。”

  她不得不开始阴谋论:“说不定啊,网上的消息就是被他抹掉的!”

  孟成悦更茫然了:“可他为什么要透露,我长得像他母亲这件事呢?”

  “这恐怕就得问他本人才知道了……”

  *

  孟成悦决定,再去见沈琰礼一次。

  这次约的地点并不是景区,沈琰礼叫她来了公园。

  他的腿似乎不太好,因为半个小时过去都没见他起来过。之前他每次都会站起来走动一会儿。可能是那天落水伤到了。

  孟成悦有点自责。

  “想问什么,问吧。”男人温润的声音响起。

  孟成悦走近,望着男人笔直的背影,问:“您,不去观景台了吗。”

  轮椅转向她,沈琰礼朝她望过来。

  对视的时候,孟成悦并没有窥探到他眼底的情绪。

  他笑道:“你来也不是为了去观景台,不是么?”

  “那我问了。”孟成悦双手交叠,规矩地站着:“沈先生,您是怕我给您带来麻烦,所以不让我和沈太太见面吗?”

  沈琰礼眼神平静:“我母亲在医院,你见不到她。”

  虽然他语气平淡,但孟成悦觉得很可怕,脊梁莫名地发凉。

  她掐着手指头:“沈太太她,是生什么病了吗?”

  沈琰礼坦然道:“精神病。”

  孟成悦诧然。

  难怪,像沈太太这样的豪门太太,竟然从未出席任何活动,连网上都查无此人。

  “很严重吗?”她问。

  “自杀过几次。”沈琰礼语气平淡,像是在说别人家的事。

  “我能去看看她吗?”孟成悦心里想着,就问出口了。

  沈琰礼抬眸:“当然。”

  孟成悦:“那我……”

  “不过现在母亲正在住院治疗,要等下个月。”

  孟成悦不死心,追问:“那我可以,见见您父亲吗?”

  “其实不用。”沈琰礼声音温和:“等下月母亲出院,我带你去临城,然后直接在医院做亲子鉴定。”

  ——亲子鉴定?

  孟成悦屏息,声音止不住发抖:“您的意思是,怀疑我和您,有血缘关系。对吗?”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。